【老婆的性感開發之旅】(08下)作者:8083979   人妻小說 
字數:52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ò耍┳醞堵尥ㄏ攏?br>
  把電話再次放在床頭柜上,我仿佛失去了渾身的力氣,仰躺在床上。不知道小欣現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也是躺在床上休息,我們頭對著頭,中間僅僅只隔了一道墻,卻仿佛隔了很遠的距離。

  如果阿濤能夠成功,小欣就將在這面墻的另一側,再次任人奸淫凌辱,而我作為她的正牌男友卻只能在這一面,握著自己的小兄弟,幻想著她被人操干的淫蕩模樣,凄涼的自慰。

  雖然這一切都還沒有發生,但是我那不爭氣的兄弟,卻已經昂首挺胸,而我為了滿足兄弟的欲望,只能幻想著小欣在阿濤胯下,任其馳騁的畫面,自己先發泄了一次。想想阿濤的兇猛,可能我這一次,就不能叫發泄了,不如說是泄了一次。汗~~

  簡單的清理了一下我獨自一人的戰場,收拾起紛亂的思緒。我再次打開電腦,登錄游戲。這一夜阿濤、小欣都沒有再給我打電話或者發短信。

  第二天早上,我還沒有起床,電話就又開始振動了。這是阿濤來了的信號。
  我抬頭看看時間,是早上七點半。

  看到短信后,我沒有起身,而是靜靜的等待著。大概過了有一個多小時,阿濤的短信再次如約而至。

  短信的內容依然還是「1」,這表示所有的事情還是在按照計劃進行。
  收起手機,我也起床開始洗漱。然后繼續玩起了游戲。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這一天里,雖然我的眼睛和手,一直都在鍵盤和屏幕上徘徊著,但是我的心已經飛了出去。我在猜想小欣和阿濤今天都會做什么?去了哪里?干了什么?雖然在我和阿濤的計劃中,如果他們的關系能夠再進一步的話,他會短信通知我。但是還是擋不住我胡思亂想的心。

  時間一點一點的指向了下午四點半,我的電話中震動起來,看著阿濤的來電,我的心又一次激動起來,這一天的猜想就要得到答案了。

  有些抖動的手將電話舉到耳邊,還沒有說話,就聽見阿濤那邊說。

  「都是按計劃進行的?!?br>
  之后阿濤詳細將這一天發生的事情敘述給了我。

  在我的計劃里,小欣在這里的這幾天里,白天他們出去玩,我是不會跟蹤的,因為小欣對我太熟悉了。稍有不慎被小欣看到我,在這陌生的城市,我將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事情就會直接穿幫。

  所以每天白天發生的事,阿濤會在晚上跟小欣分開后再打電話告訴我。而如果兩個人有什么特殊的親密接觸,阿濤就一定會帶小欣回到賓館進行。雖然我不能再像在學校時那樣,隔門觀戰,但是起碼兩個人的交戰區域要在我附近。
  今天一早,阿濤就按照我們的計劃,早早的來到了賓館大堂等待。雖然昨天小欣拒絕了他陪同游玩的請求,不過我們壓根就沒打算過要放棄這種狗皮膏藥的貼身方式。

  早晨當小欣收拾妥剛剛下樓,就看到已經等候多時,并向她走來的阿濤。但是小欣并沒有理睬阿濤,而是直接走出了賓館大門,站在路邊打車。

  阿濤當然不會放過任何獻殷勤的機會,他小跑著跑到小欣身邊。以景點太遠,自己已經跟朋友借了車為由,再次要求陪同小欣,并言辭保證一定不會做出過分的舉動。

  在阿濤的軟磨硬泡之下,再加上小欣對這里確實不熟,雖然手里有之前準備好的旅游攻略,不過真要她這么一個路盲患者自己出去找路的話,估計她一天也到不了什么景點。所以,小欣在阿濤的一再保證下,還是上了阿濤的車。

  不過阿濤在這一天的接觸中,也確實如他自己說的,沒有任何過分的舉動,甚至連一些可能惹人產生歧義的動作都沒有,充分的裝扮出一個紳士的形象,來承載他一個禽獸的內心。

  阿濤的進退有度,慢慢的就將小欣的戒心消融殆盡。小欣也在回程的路上,答應了阿濤明天繼續陪同的請求。

  之后就是阿濤把小欣送到賓館樓下,邀請小欣吃飯,但是小欣沒有同意,下車回到了賓館,而阿濤只能失落的開車回家,并向我匯報一天的情況。

  大概了解了他們一天的活動之后,我們就掛斷了電話。其實現在也沒有什么可說的,阿濤心里也是清楚的,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要循序漸進,急功近利的結果就是滿盤皆輸。

  一夜無話。

  小欣到這里的第二天,依然還是跟阿濤出去游玩。在阿濤對自己情緒和行為的嚴格控制下,小欣已經徹底的放下了戒心。每到一個旅游景點,都會認真的傾聽阿濤對這些景點的介紹。畢竟阿濤在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每個景點的故事,能說出來一大堆,正史也好,野史也罷,只要是有意思的,阿濤都要講給小欣聽。
  慢慢的兩個人的關系也沒有了,剛開始時那么的冷漠了。

  這天晚上,阿濤還帶小欣去了這里有名的小吃一條街,據說他們從街頭一直吃到了街尾,不是正式的晚餐,小欣也沒有那么大的抵觸。總的來說這一天算是其樂融融了。

  聽著電話里的講述,看看自己面前的外賣,一陣陣的憋屈涌上心頭,這尼瑪,你們兩個奸夫淫婦吃的玩的,倒是很開心啊,我這個正牌男友,卻只能一個人窩在房間里,吃著打包外賣。聽著阿濤繪聲繪色的述說,我頓時感覺面前的飯菜,食之無味了起來。

  沒有了胃口,直接把外賣收拾收拾扔進了垃圾桶。阿濤的匯報也已經結束了。
  我掛斷電話,仰躺在了床上。

  從今天的情況看來,小欣已經徹底放下了戒心。如果她真的還對阿濤的兄弟,念念不忘的話,估計再有一兩天,就會有突破了。但是如果小欣真的對阿濤一點想法都沒有的話,那么估計之后的日子,他們的關系也就只會停留在這個度上了。
  如果小欣能夠再進一步,那么我們之后的一系列計劃也就都可以實施了。但是小欣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出來玩玩,那么我也決定不會在逼迫她了,就還像之前一樣,把計劃終止,讓我和小欣回到我們快樂和輕松的大學生活之中。

  腦子的里的胡思亂想,當我在迷迷糊糊之中,陷入了沉沉的夢鄉。沒想到算計自己的女友會有這么累。我真的已經身心疲倦了。

  甜美的夢境被手機的震動驚擾,我也從睡夢中醒來,拿起手機,看到是阿濤早晨的報到信息后,我把手機丟在了一邊,翻身繼續又睡了起來。

  直到快中午了,我才悠悠轉醒,回籠覺果然要比正常的睡眠來的美妙。
  起了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去洗了個澡,然后繼續坐在電腦旁,開始了我一天的戰斗。

  這幾天的奮戰,我的游戲人物早已經進入了60級,已經開始可以跟公會的大團,一起去大副本里闖蕩了。雖然每天的公會活動要在晚上進行,不過白天我們是需要自己準備戰斗消耗品的,比如什么火抗藥水了,火抗裝備了之類的。
  為了能夠多制造出一些火抗藥水,我足足在荊棘谷轉了一天。各種采藥和殺蜥蜴,雖然改成了黑暗屬性的暗牧天賦,但是為了預防部落陣營的偷襲,我還是戰斗的驚心動魄。

  當公會活動開團的號召出現后,我才猛然驚醒,原來已經是晚上6點多了,這是我也感覺到了肚子有些餓了。于是我拿起手機叫了外賣。

  加了外賣將手機放在了一邊,剛要再次投入戰斗,忽然想起,剛剛點亮手機屏幕時,貌似有一條新信息提醒。于是我一邊控制著人物去洗天賦,一邊再次拿起手機。

  簡單的操作后,我看到依然是阿濤發來的「1」,看來今天還是沒戲了。我略有些失望的將手機扔在了一邊,開始專心游戲。估計一會阿濤的電話就會打進來了。

  忘記了過了多久,在游戲人物準備妥當之后,我房間的門鈴也響了起來,我快步走到門旁,用貓眼向外瞭望,看到是送外賣的小哥,才把門打開一條只夠飯盒進出的小縫,我躲在門后把錢遞出去,他把外賣塞了進來。由于這幾天都是這樣,外賣小哥也就見怪不怪,收錢走人了。

  拿著飯盒,回到電腦旁,邊吃飯邊等待進副本。然而我完全忘記了,阿濤并沒有像前兩天一樣給我打電話。

  跟著團隊,一路橫沖直撞,輕輕松松的把小怪都殺掉之后,我的晚餐也被我消滅的干干凈凈。胡亂的把飯盒一扔,開始迎接今晚的第一個BOSS。

  然而辛苦的準備,卻并沒有馬上就得到回報,在戰斗了有五分鐘所有,電腦里就傳出了團長,放棄戰斗的命令?;購米魑椿鈧耙?,我是有被全力拯救的特權的,圣騎士的干涉技能,直接套在了我的身上,讓我免于一死。

  之后的任務就是在BOSS回到原位后,我點掉BUFF,然后開始復活所有人。由于是開荒團,這些工作我們已經做了無數次了,把死了的戰斗都拉起來后,就進入了全團恢復的階段。我給我的人物吃上了面包和魔法泉水,然后就起身去上廁所。

  剛剛走進廁所,我就聽見有水管上水的聲音,不過畢竟這里是賓館,有可能樓上在用水啊什么,所以我也沒有理會,走到馬桶前,掏出小兄弟暢暢快快的把積攢了小半個下午的廢水噴灑了出去。

  正在享受這釋放的快感時,房間里的手機開始了震動。此時,我也沒辦法再去感受了,只能趕緊加大力度,將剩余的廢水排泄干凈,然后轉身出了洗手間。
  看了一眼電腦屏幕里,大家還在恢復和加BUFF,我拿起手機,是阿濤發來的短信。當我點開短信后,原本因為剛剛排完尿而癱軟的小兄弟,卻因為這條短信,瞬間挺直。

  「我在小欣的房間,她在洗澡,我們一起吃的飯,喝酒了,我送她回來,我沒走,她沒說什么。有戲?!?br>
  雖然話不多,還不連貫,但是就這幾個字,我已經明白了現在的情況。阿濤現在應該就在和我一墻之隔的那個房間里。而剛剛我在洗手間聽見的水管上水聲,應該是小欣在洗澡。

  果然,小欣還是對阿濤的兄弟念念不忘啊,她還是邁出了這一步。這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應該開心還是難過,不過想想之前小欣在來這里的前一夜給我發的短信,我確信她還是愛我的,她可能只是迷戀上了阿濤的兄弟。既然這樣,那就讓我們一起痛快的玩耍吧。

  想想現在隔壁的房間里,我的女友赤身裸體的在浴室里洗澡,而一個應該還是算比較陌生的男人,就在門外等候??純次易約悍考淶腦∈頤?,是玻璃的,上面貼了一層磨砂的玻璃紙,這樣的設計是為了不讓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正在使用洗手間的人的情況,但是那朦朦朧朧的景象,還是會被外面的人一覽無遺的。
  小欣一定是在認真的清洗著自己的身體,或許是一天的游玩太累了,為了放松和清潔。也或許是喝了酒為了緩解酒精的刺激。但我覺得她現在行為,更像是為了給那個能給她帶來快感的男人,呈現一具美麗、嬌嫩的胴體。

  美人出浴的情景,是每個男人都可望而不可即的,但是今天就這樣輕松的呈現在了阿濤的面前。他現在在干嗎?他應該已經脫下了褲子,等待那個美女的閃亮登???他會不會在擼?不會,人家馬上就可以在那美麗誘人的身體上,肆意馳騁了,還需要像我一樣,偷偷的自己擼動自己的小兄弟嗎?

  或許,他現在已經脫的一絲不掛,沖進了浴室與小欣一起鴛鴦戲水了吧?
  想到這里,我急忙跑向浴室,把耳朵貼在了,兩個浴室相隔的墻壁上,但是無論我貼的有多近,都聽不到一點聲音。只是知道水管還是在不斷的為隔壁的浴室提供著水源。

  正當我快把自己的耳朵壓進墻里的時候,電腦里傳來了,團長要開BOSS的提醒聲。既然我聽不到隔壁的情況,我也只能怏怏的回到電腦旁,一邊控制著人物行動,一邊幻想著隔壁可能發生的狀況。

  還好,由于我剛剛滿級,裝備爛到不行,所以我在團隊里不負責為MT刷血,只是一個小隊的隊醫,所以我心不在焉的狀態,并沒有影響到整個團隊戰斗。
  不過由于所有人的配合不到位,這一次我們再一次滅團了,而我們幾個治療職業也再次被保留了下來,接下來的工作還是跟以前一樣,救人,恢復。

  做完了我應該做的事情,我再一次急急忙忙的跑到洗手間,聽見管道上水的聲音還在繼續著,雖然依舊聽不見什么聲音,不過我還是把耳朵貼在了墻上,手也下意識的握住了自己挺立的小兄弟,腦子里開始幻想,隔壁浴室里發生的一切。
  小欣是不是已經和阿濤一起在洗澡了?小欣會不會在用自己白嫩、小巧的小手去輕輕擦拭著那個能給自己帶了無限歡愉的肉棒?小欣能不能已經被阿濤在浴室里插入了陰道?

  她是坐在馬桶上,分開了雙腿?還是趴在洗手臺上,撅起了屁股?是阿濤坐在馬桶上,抱著她?還是她兩手扶墻,被阿濤在身后沖撞?

  這無數的可能和畫面,充斥著我的大腦,仿佛所以我看過的日本愛情動作片的女主角都換成了我最親愛的小欣,被人用各種各樣的姿勢,反復操干著。此時我的陰莖已經硬得有些發痛了。

  然而團長的又一次開戰提醒,再一次將我拉回現實,我們這個公會都是些新人團隊活動外面是沒有替補的,所以我不能中途脫離團隊,沒辦法的情況下,我只能暫時中斷意淫,回到電腦前。

  不過,雖然我的人坐在了顯示器前,但是我的心還是不由自主的飛去了隔壁的房間。

  之后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在重復著這些事情,幾次的團滅中,我都會在恢復的階段,跑去側耳傾聽隔壁的動靜,當然是一無所獲。不過還好的是,在第二次團滅之后,我就不用再去洗手間了,因為水管的上水聲已經消失了。小欣應該已經回到房間里了。

  那他們在干什么那?是不是已經躺在床上開始激烈的交合了那?還是阿濤在對小欣進行著性愛前的愛撫?我多次趴在床頭的墻上,傾聽著,但是都宣告失敗。
  而游戲那邊,進行的也不是很順利。貌似從開始到現在,已經滅團8次了。不過團隊的人都對自己的情況有所了解,所以大家也都沒有消極怠工。在團長的鼓舞下我們終于開始了第6次的BOSS戰斗。

  由于之前的幾次滅團,我們也在不斷的吸取經驗,所以這一次我們的配合也有了明顯的提升,在BOSS的幾次全屏技能中,所有人都表現的異常出色,我們也終于將BOSS的血量,壓向了10%。

  正在我們這邊激烈的戰斗時,我忽然聽見床頭的方向,傳來了「咚」的一聲。
  這是什么聲音?

  本來正在戰斗中的我,突然反應過來,那是床頭撞擊墻壁的聲音,這么說,隔壁是不是也已經戰斗到了最激烈的時候了?

              ?。ù?br>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